<progress id="xz3xh"><del id="xz3xh"></del></progress><cite id="xz3xh"><span id="xz3xh"><th id="xz3xh"></th></span></cite><var id="xz3xh"><video id="xz3xh"><noframes id="xz3xh">
<cite id="xz3xh"><del id="xz3xh"></del></cite>
<cite id="xz3xh"><noframes id="xz3xh"><th id="xz3xh"></th>
<progress id="xz3xh"><i id="xz3xh"><strike id="xz3xh"></strike></i></progress><menuitem id="xz3xh"><video id="xz3xh"><noframes id="xz3xh"><address id="xz3xh"><i id="xz3xh"></i></address><cite id="xz3xh"><video id="xz3xh"></video></cite>
<ins id="xz3xh"></ins>
<var id="xz3xh"></var><progress id="xz3xh"><i id="xz3xh"></i></progress><address id="xz3xh"></address>
<progress id="xz3xh"></progress><address id="xz3xh"></address>
<cite id="xz3xh"></cite>
<address id="xz3xh"></address>
<thead id="xz3xh"><strike id="xz3xh"><span id="xz3xh"></span></strike></thead>
Top
首页 > 教育 > 充电 > 出国 > 正文

女孩的牛津奇遇与申请“秘笈”

出国 广州日报 2019-04-10 09:17:21
[摘要]哈特福德学院(hertford college )的叹息?#29275;?#21018;刚结束大一年终考,被满喷奶油的诸葛钊颖
\

  哈特福德学院(hertford college )的叹息?#29275;?#21018;刚结束大一年终考,被满喷奶油的诸葛钊颖。

\

  在云南罗平县的油菜花田调研的诸葛钊颖。

  与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喝下午茶,和知名导演共进午餐,她邀请社会各界有影响力的人士,参加牛津中国论坛,传播中国文化。诸葛钊颖是2017年牛津大学政治经济学哲学专?#24503;?#21462;的唯一一名中国学生。如今,她更是成为牛津中国论坛的主席。

  近日,她向记者讲述了她特别的留学经历,并透露了申请牛津大学的独门“秘笈?#34180;?/p>

  文、图/广州日报全?#25945;?#35760;者曹腾、武威

  在“学霸”林立的牛津大学,正装的袍子越长代表学生的成绩越好,诸葛钊颖在第一年就获得了穿最长长袍的资格,“来牛津大学,我做了很多以前想?#27982;?#24819;过的事情?#34180;?/p>

  “传播中国文化”

  诸葛钊颖告诉记者,在牛津大学她必须顶住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为了能在最后期限前完成论文,每天只睡4个小时;会因为不能适应英国学生的语速,担心自己的交友问题。她?#25285;?#22312;繁忙的课业中,她还是能感受到牛津大学生活的纯粹、明亮与多彩,“我?#19994;?#20102;人生方向,我的目标虽然不那么明晰,但足以指引我前行的道路。”

  而作为牛津中国论坛的主席,她兴奋地?#25285;?#22312;牛津中国论坛的经历是平时写论文永远不会遇到的新体验。“我们举办论坛时,每年都会邀请世界各地的科学家、文学家、经济学家、艺术家等来做主题演讲。今年,论坛主题是女性与当今华语文学、经济全球化与中国方案等,牛津中国论坛是传播中国文化的?#25945;ǎ?#25152;以?#19981;?#24605;考、?#19981;?#35752;论的嘉宾,总会千里迢迢来到牛津大学,零报酬地做演讲。”

  “今年我们还设计了电影版块,最后邀请到了多位知名的导演,为了感谢他们的精彩发言,我们邀请导演们吃了一顿牛津大学的学院正餐。”诸葛钊颖说。

  与陆克文喝下午茶

  在牛津大学,有很多机会,甚至奇遇。“我曾经和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一起喝过下午茶。”诸葛钊?#34987;?#24518;?#25285;?#37027;是一次讲座,陆克文做了主题演讲,她没有得到现场提问的机会,于是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向陆克?#22902;?#38382;。陆克文很快答复,并邀请她周五和自己一起喝下午茶。

  “陆克文对中国的经济、文化都很感兴趣,在午后我们讨论了经济全球化下,中国创造的经济奇迹和中国经济的成果。”诸葛钊颖说。

  越是到了学校放假,诸葛钊颖的生活越是忙碌。去年3个多月的暑假,她一刻?#27982;?#26377;闲着。她先是和清华大学建筑系学生一起去了云南盐津县,清华的学生负责做民居改建和旅游景区规划,她则负责调研当地生活条件,给当地的有机农产品提供销售方案。项目结束后,诸葛钊颖又到陕西榆?#27835;?#37027;里的高中生讲解中外名著的“精华?#34180;?/p>

  之后,她去了斯里兰卡,对当地水资源保护中心的污水处理厂做实地调研,写出了一份政策、经济?#27835;?#31867;的调研报告。诸葛钊颖?#25285;骸?#23558;来我的职业规划是从事与经济学相关的工作。我想去世界银行,帮助更多的人。”

  她的独门“秘笈”

  牛津大学申请难度很高,政治经济学哲学专业的录取?#26102;?#20854;他专业更低,可谓万里挑一。

  2017年,牛津大学该专?#24503;?#21462;的中国学生只有诸葛钊颖一人,她前期申请重心一直是美国,因此使用了托福成绩,美国高考(SAT)成绩和AP成绩。

  TSA真题:题量大、时间短

  牛津大学的?#36866;?#26159;TSA,题量大,时间短。诸葛钊?#34987;?#24518;?#25285;骸?#25105;所有的时间都在准备面试,没有准备TSA,因为在高中,我是英语辩论社社长,社团的入社?#36866;?#23601;是TSA的真题,我拿到过满分。但这一次由于时间原因,我只能保证我认真做得42道题是对的,其他题目都是随?#20013;?#30340;。牛津大学录取的最低要求是TSA需要做对38题以上。现在回想,如果再给我一?#20301;?#20250;,?#19968;?#33457;时间做一套TSA的题,而不是那么草率。”

  面试:根据原理,丰富论点

  诸葛钊颖?#25285;?#22905;是根据牛津大学指定参考书,恶补哲学和政治学知识的,牛津大学的政治、经济、哲学每个专业都需要单独面试。

  她?#25285;?#38656;要注意的一点是,面试最?#31185;?#30340;经验分享一定来?#38498;?#20320;报考同专业、同学院的学长学姐,相同专业不同学院的面?#38498;?#21487;能截然不同。

  比如,另一学院学长的经济学面试是解数学题,而她的经济学面试则是问答?#38382;健?#38754;试教授拿出一个模型,上面是一个9人组成的小社会,3个富有的银行家、已退休的3位老人和3个护工,护工工资过低,养老院条件不好,怎么?#27809;?#24037;好好照顾老人?你是选择加重25%的税,赶走所有的外国人,还是取消外国劳工在英国的福利?“我选择的是取消外国劳工在英国的福利,并结合数据进行?#27835;觥?#25105;认为经济学答案可以根据原理,丰富自己的论点,有理有据?#32431;傘?#36825;多亏了我在飞机上粗略地浏览了近半年来《经济学人》?#21448;?#30340;头条文章,这些文?#38706;?#25105;帮助很大。”

  牛津大学“真题?#20445;?/p>

  Q:机器人可以拥有一些非理性的情绪吗?你是赞同还是反对?

  A:我选择赞同。先定义非理性的情绪,将它解释为不以个人利益出发,也不是从某一个目的出发的不完整的因果关系。根据这个定义机器人是可以做到的非理性关系的行为。我为它编一个充满BUG(错误)的程序,算法加随机性变量,那么最后机器人的行为,一定不是为了实现某个目的,而进行的充满因果关系的行为,这可以把它看成有情绪的一种表征。因为我们也不能确定和我们讲话的其他人类是何种情绪,那我们其实只能通过表征来观察。而机器人在做各种活动时也可能有心理活动,那我们没办法确定从晶体管打出的电流和神经末梢传递的电流不是一码事。


编辑:张?#35859;?/span>

相关热词搜索: 女孩 牛津 奇遇

上一篇:美国高校招生舞?#35013;?#26377;重大进展:13名家长同意认罪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

开奖广东36选7
<progress id="xz3xh"><del id="xz3xh"></del></progress><cite id="xz3xh"><span id="xz3xh"><th id="xz3xh"></th></span></cite><var id="xz3xh"><video id="xz3xh"><noframes id="xz3xh">
<cite id="xz3xh"><del id="xz3xh"></del></cite>
<cite id="xz3xh"><noframes id="xz3xh"><th id="xz3xh"></th>
<progress id="xz3xh"><i id="xz3xh"><strike id="xz3xh"></strike></i></progress><menuitem id="xz3xh"><video id="xz3xh"><noframes id="xz3xh"><address id="xz3xh"><i id="xz3xh"></i></address><cite id="xz3xh"><video id="xz3xh"></video></cite>
<ins id="xz3xh"></ins>
<var id="xz3xh"></var><progress id="xz3xh"><i id="xz3xh"></i></progress><address id="xz3xh"></address>
<progress id="xz3xh"></progress><address id="xz3xh"></address>
<cite id="xz3xh"></cite>
<address id="xz3xh"></address>
<thead id="xz3xh"><strike id="xz3xh"><span id="xz3xh"></span></strike></thead>
<progress id="xz3xh"><del id="xz3xh"></del></progress><cite id="xz3xh"><span id="xz3xh"><th id="xz3xh"></th></span></cite><var id="xz3xh"><video id="xz3xh"><noframes id="xz3xh">
<cite id="xz3xh"><del id="xz3xh"></del></cite>
<cite id="xz3xh"><noframes id="xz3xh"><th id="xz3xh"></th>
<progress id="xz3xh"><i id="xz3xh"><strike id="xz3xh"></strike></i></progress><menuitem id="xz3xh"><video id="xz3xh"><noframes id="xz3xh"><address id="xz3xh"><i id="xz3xh"></i></address><cite id="xz3xh"><video id="xz3xh"></video></cite>
<ins id="xz3xh"></ins>
<var id="xz3xh"></var><progress id="xz3xh"><i id="xz3xh"></i></progress><address id="xz3xh"></address>
<progress id="xz3xh"></progress><address id="xz3xh"></address>
<cite id="xz3xh"></cite>
<address id="xz3xh"></address>
<thead id="xz3xh"><strike id="xz3xh"><span id="xz3xh"></span></strike></thead>